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剑琴】醉太平

昨天日更flag倒了,大家当无事发生【】
我终于来污染剑琴tag了,水平稀松,写得古不古今不今南不南北不北,还没重点,还短
就图一乐吧……好歹是小甜饼不要嫌弃!

————————————————

……是点梗,忘了圈点这个cp的 @盛世临渊 我的锅orz

————————————————

天朗气和,云淡风疏,温煦的日头带着些绵意洒落下来,连带枝梢碎雪都带了三分温柔,正是个出门游赏的好天气。
而这随着微风纷扬着雪粒的树下,有一人候在那里。他并不厚重的衣袍依着风勾勒出一副清隽骨骼,只那背影风流,望之便有凌于俗尘的气度与襟怀。
“抱歉青莲……让你久等。”工部呵了呵宽大袍袖下的手,快走两步迎着他、向着光而去。那人听到这声唤,回过身来,便让人正正好好望进他的眼眸。
那双眼似是夜色下温柔的江海,有着无论与他对视多少次都会沉醉于其中的深情。
工部看得发怔,没反应过来去握青莲伸出的手,青莲便笑着主动握住他的。浅色的日光落在他掌心便融成了恰到好处的暖意,他又拢了拢工部的衣襟:“无妨无妨,那便走吧!”
他二人身为兵器之灵,对于世人时间的流逝已经不再敏感,年节寒暑也多是淡泊,今年却不同。无剑的邀约似是拨动了青莲的心弦,他面庞被情花酒蒸腾得泛红,眼神却仍清澈而郑重。“庙会”这个有些生疏了的词眼从他口中说出时,工部也有一瞬间的恍然。他回望着青莲的双眸,似是要从其中越过残垣白骨、拨散厚重尘烟,重觅得一丝华灯夜上、车水马龙的盛唐气象。于是他说,好。
青莲与工部悠悠然行至镇子上时,日头堪堪西沉,离晚饭尚早。春节逛庙会的小孩子居多,人人穿得喜庆,一派热闹熙攘,街边上分门别类摆着各式吃的玩的用的小物件,小贩同手艺人攀比着嗓门。
两人走马观花似的从这一头逛到那一头,工部看着些没见过的玩意儿时不时露出些新奇神色,青莲就直接得多了:一会儿指着冰糖葫芦问他要不要吃,一会儿举着剪纸问他要不要买,或者干脆买了兜新鲜出炉的糖炒栗子,剥了壳趁着热递到他嘴边……
走完这一遭,人也渐渐少了,约摸是春节时候,饭点也提前,牵着孩子的男男女女挤挤挨挨地离开了,三三两两渐行渐远,最后散入红墙青瓦的院子里,成了万家灯火中的一盏。
工部看得出神,冷不防手里被塞进一个物什,定睛一看是个小小的纸扎风车。彩纸花花绿绿,底下还缀着小巧的铃铛,在微风里也转得煞是热闹。他有点疑惑又有点好笑地看向青莲,搞不懂他今天怎么如此童趣大发送自己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青莲不等他开口就急忙解释,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不、不是玩具!人家说转一转,能转运的……我希望工部你今年能平安喜乐。”说完青莲自己倒也笑了,牵着他进了就近一家酒楼。
二楼临窗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大半个镇子,此时正赶上日落时分,工部望出去,就看到浓烈的金色从墙角檐边褪去,淡紫深橘的暮光漫上来,灯烛星星点点亮起,又被缕缕炊烟朦胧。虽不似唐时繁华雍容气度,到底也是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青莲斟了酒,探手来与他碰杯。酒是好酒,香气醇正馥郁,闻着就仿佛让人微醺,而青莲在他赏景时已经独酌了小半壶,显然已是醉了。
那双月下江河一般的眼瞳里因醉意生了涟漪,波澜涌动间揉碎了月影星辉,这辉光中漾着的是一如既往的深情——只对他工部一人。
他从前不常饮酒,今天却并不想拒绝,于是他笑着举杯,眼角却恰在微微弯起之时落下一滴泪来。
与君共醉,太平人间。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