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剑琴/白圣】一次有意义的寻人暨维权实录

小星星 @九怀星 的生贺!
虽然我不是写得最好的(而且可以说很烂了),但是我是最晚的啊!【被打飞】
星星女神生日快乐!新的一岁开开心心,越来越有仙气!能产更多粮就更棒啦!o(*////▽////*)q

cp剑琴还有白圣!虽然……不太明显【】
顺便也算还了个点梗w
顺便无奖竞猜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不要东张西望了,快些走,人家挺急的呢。”白虹所长端肃了面容,出声提醒着走在他前面的法医圣火。
此时正是初春时节,气候和暖,草木重归蓊郁,枝头也打了花苞。清晨的淡色日光透过林荫流泻下来,斑驳了曲折的小径。
“又是一座这样的山头,我都快有心理阴影了!”圣火回过身倒着走起来,冲着白虹撇撇嘴,“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这不是昆仑山,难道五剑之境只有我们一个派出所了吗?”
“总归人家报了案的,我们出警怎么了?也没什么别的事情。”眼见圣火要一脚踩进溪水里,白虹急忙揽了他一把,“好好走路,看着点脚下!”

他们的目的地就在这山顶,一个不大的小院子,有林木环绕、溪涧潺潺,显得十分清雅幽谧。圣火抬手按了门铃,片刻就有人来应了。来开门的青年生得英俊风流,尤其一双眼,仿佛摄尽银汉之星辉,不过现在它们透露的唯有主人的焦急。
“警官,你们终于来了!”青年把他们让进门去,自己也坐了下来,又好像火烧屁股一样弹起来,“哎呀我忘了,我去给你们倒水!”
“不用忙了,我们开门见山说说你报案的事吧。”这回皱着眉开口的是白虹,圣火则在一旁掏出本子开始记录,“你就是青莲?”
青年重新坐到二人面前,闻言急忙接过话头:“对,是我报的案。我的爱人,工部,他已经很久都没回家了,我怀疑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你最后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大概……半个多月之前了。”
“……”白虹圣火都陷入了沉默,是该说他心大还是头脑不太清醒?人都失踪半个多月了今天才报案?圣火狐疑的目光飘到了青莲的脸上,怕不又是个贼喊捉贼的变态?可那青年眼中似乎要溢出来的焦急与担忧又不像作假。
一阵尴尬的空白之后,青莲才意识到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半张字纸:“那个,是他之前给我留了纸条,我才没那么担心的。”圣火接过字条,上面的笔迹清秀温和,不像是被威胁的状态下写就,也确实说了半月之后回来。
“可距离这半月之约,也已经过了两天了。”青莲也不再撑着表情了,苦下脸委屈道,“工部身体不好,这一阵又一直联系不上,我……”
“那你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吗?”
“最后……我想想,好像说是要去寄快递……”
“好了,谢谢您的配合,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您!圣火,还愣着干什么,快递要下班了!”

兰渚山上可以使用的快递有两家,一家是全剑境连锁的老牌快递YS,他们在快递点根本没找到负责人;另一家新开的则有点特殊,事实上它并不算快递,而是跟了文艺青年的风,号称“最快的慢递公司”。
夕阳刚从山头上沉下去,只余一缕橙红的金边散着辉光的时候,白虹和圣火刚好赶到独孤慢递在兰渚山的营业点,今天值班的正是老板无剑,虽然天色渐沉,他的身影依然显眼得很。
“二位想要寄什么?我马上要下班了,咱们稍微快一点……”
“不,我们不寄东西,有点问题想问您。”
无剑愣了一愣,他终于注意到了这两人的制服,脸色微不可察地灰败了一分。
“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白虹严肃地举着一张打印图片,不甚清晰的证件照依然掩不住青年面容的清秀,他微微笑着,好像一切都不知情,又好像一切都看穿了。
“不……我、我不认识,没见过……”无剑强迫自己盯着这张照片,不去看两位警官,法医出身的圣火却轻易看出了他的不自然。
“我劝你最好实话实说,只是说谎不会怎样,但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一定能帮你撇得清——”
“不会有什么事的……不我是说我是真的不知道……”
这回连白虹的眼神都不对了,无剑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大擒拿、小擒拿、锁喉……于是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选择了坦白:“好吧,我承认他确实来这里寄过东西,应该是13号的时候。”
“寄了什么?”
“这就无可奉……诶,还没寄到吗?”
圣火嗤地笑出声:“你这说是‘最快的慢递公司’,其实就是最慢的快递公司,不想担投诉吧?”
无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还是坚持没事,顶多过两天他们就会见到工部的。圣火白虹虽然觉得此人纯【hen】良【song】,大概是不会犯什么绑架的事的,不过出于保险起见仍是把他带回了昆仑所,并且打给了青莲转述了无剑的话,让他找到人就亲自来所里一趟,到时候他们再放人。

日子又过了两天,眼见无剑神色越来越忧郁,昆仑所破旧的大门终于被叩响了。敲门的正是他们之前见过的青莲,他眼中重现了奕奕神采,果然更是俊美得如同清风朗月,只是他那万千深情都是只对一人的——牵着他手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失踪多日的工部,他面上浮着些薄红,轻咳两声道:“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思虑不周麻烦了各位……警官,请你们依约放了无剑老板吧。”
圣火瞥了两人牵着的手一眼,一根显眼的缎带系在两人腕上,不过似乎比普通的礼物包装带更宽也更长些……感受到他的目光,工部有些紧张地扯了扯缎带,脸上的绯色更浓了些,于是圣火笑笑问:“礼物……寄到了?”
工部微微低着头,声音细如蚊蚋:“嗯……所以请你们不要为难无剑了。”
白虹仍是一脸正直:“那可不行,总归他的快递太慢,警告一下还是应当的。”
坐在长凳上有些抑不住兴奋的无剑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青莲望他一眼,笑容更深了,却是带着点……感激的?
白虹正在不解之时,感觉有手指搔着他掌心,逐渐攀上来握紧了,与他十指相扣——自家这小猫看来又发情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场合都不顾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