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白乐天×元微之】真醋(全一折)

隔墙花影动,老爷翻过来2333不管看多少遍还是笑得停不下来…

佩玉曳绣坐长安:

曾发在网易博客上,2013年的旧文。发乐乎存一份,更好地供养同人大神,并且让可能没看过的小伙伴开心一下(小伙伴们:才没有)

白元白元白元白元。莫道言之不预也。


【伪昆曲】真醋

主要角色
白乐天:生
元微之:旦
文鹤:丑
(白乐天上,)
白乐天
(引子)承恩命,除授新任河南尹,移花满园,曷胜荣幸。
(念)缀玉联珠好文篇,造化无为字乐天。
(白)下官白乐天是也。自到任以来,且喜黎民从约,士子循文,坐致物阜民安,一见太平景象。近与刘梦得诸君子,会集于此,多觅山寺奇花异种,时时相聚,共谈诗酒。也曾命家童文鹤,遍访名花,为何还不见回来?
(文鹤上。)
文鹤
(白)老爷在上,文鹤叩头。
白乐天
(白)文鹤你回来了。
文鹤
(白)正是。
白乐天
(白)所觅名花,今得几种?
文鹤
(白)今日去得那处山寺,名花甚多,花样不一,只是……
白乐天
(白)只是怎的?
文鹤
(念)山僧见我真古怪,持刀动杖好惊骇。
白乐天
(白)怎么要打你不成?
文鹤
(念)说是老爷损口德,春情艳辞名声坏。
白乐天
(白)哪有此事!
文鹤
(白)老爷呀!小人近日挖花甚多,那寺僧怕是认得小人。以后小人不敢再去了。
白乐天:
(白)也罢。且把这遭移来的名花好生安置。
文鹤:
(白)启禀老爷,这里还有一封新书在此。
白乐天:
(白)有什么书,取来我看。你且退下。
文鹤:
(白)是。
白乐天:
(白)待我拆书看来。
(念)洛城洛城何日归,故人故人今转稀。莫嗟雪里暂时别,终拟云间相逐飞。
(白)呀!此乃梦得来书。
(太师引牌)动心旌,蓦地念故情,止不住相思陡生。记当日福先寺内,问归期细嘱叮咛。马头去三千里外,酒盏来从一百分。唤流连,是难违恩命,最堪怜,蓬踪浪迹,似浮萍。
(白)梦得呀!苦了你也。
文鹤
(内白)请元相公下轿。
(元微之上,文鹤随上。)
元微之
(唱)远涉兼程,到洛阳,锦绣城。
文鹤
(唱)此是官衙近,
元微之
(唱)文鹤忙行通报便相迎。
文鹤
(白)老爷,文鹤叩头。
白乐天
(白)文鹤,元相公到了么?
文鹤
(白)到了。
白乐天
(白)吩咐开正门。
(唱)出公庭,
(白)微之在哪里?
元微之
(白)乐天。
白乐天
(白)微之请。
元微之
(白)乐天请。
(唱)喜君风光威仪盛,犀带金章富贵身。
白乐天
(白)微之说哪里话来,请上,下官有一拜。
元微之
(白)我也有一拜。
(白乐天、元微之同拜。)
白乐天
(唱)真侥幸,偶因恩遇承新命,有惭为尹。
(白)微之久别,今日风采更胜从前。
(文鹤上。)
文鹤
(白)启爷:外面有紧急公文,请老爷升堂发遣。
白乐天
(白)看官服过来。
文鹤
(白)是。
白乐天
(白)微之,且请少坐,下官去去就来。
元微之
(白)乐天请便。
文鹤
(白)开门。
(白乐天失书,下。)
元微之
(白)呀,看白郎袖中,遗下怎么东西,待我拾起来看。
(元微之拾书看。)
元微之
(念)洛城洛城何日归,故人故人今转稀。莫嗟雪里暂时别,终拟云间相逐飞。
(白)吓,原来是刘梦得所寄之书。好个云间相逐飞呀。可见白郎时刻在心,我且藏在袖中,用言语探问他便了。
(唱)云情雨情,袖失遗书似薄情。
(白)刘梦得吓!
(唱)洛城广陵,沾泥飞絮太狂生。
白乐天
(内白)掩门。
(白乐天上。)
白乐天
(唱)见卿卿,今朝喜得鸾凤鸣,
元微之
(唱)不负当年云雨盟。
白乐天
(白)是吓,我与微之所分七年,日夜悬想,好不孤凄也。
元微之
(白)当年惜别,朝朝苦忆。今日重逢,依然成对。且喜四海齐名,文章比邻。白郎啊,自别之后,
(念)等闲无事销长日,也有闲时更学琴。不是眼前无外物,不关心事不经心。
白乐天
(白)有感微之至诚。
元微之
(白)却不知白郎别后,怎生消磨?
白乐天
(白)这个……微之呀!
(念)少年宾旅非吾辈,日日簪缨束我身。酒散更无同宿客,诗成长作独吟人。
元微之
(白)白郎也不寻个同游之人么?
白乐天
(白)吓,且住。微之初到,未可轻言刘梦得一事,他倒提起了同游之事,叫我怎么与他对合呢?
元微之
(白)白郎。
白乐天
(白)啊是。
吓,有了,待我就将刘梦得所寄之书,好生藏了;所赠之鹤,让裴度接走了事,如此或可掩盖行迹,也未可知。
元微之
(白)白郎。
白乐天
(白)是是。
(摸袖中书信)呀,为何不见了,哪里去了?
元微之
(白)府君。
白乐天
(白)呀,微之,为何这般称呼?
元微之
(白)我问你同游之人呢?
白乐天
(白)无有吓。
元微之
(白)但讲无妨呀。
白乐天
(白)真真无有哇。待我——
元微之
(白)哪里去?
白乐天
(白)微之请坐,不是吓。只因下官,一时想起件要事,所以要去书房一遭,待交办得当,就重回与微之把酒。
元微之
(唱)真薄幸!
白乐天
(白)怎见下官薄幸?
元微之
(唱)缘何陇蜀相兼并,这般渴病,
白乐天
(白)呀,微之太多心了。
元微之
(白)果然书房有事么?
白乐天
(白)书房有事呀。
元微之
(白)咳,那要事乃是至灵之物,先已飞到我袖中来了。
白乐天
(白)在微之袖中?
元微之
(白)在我袖中。
白乐天
(白)岂有此理,我却不信。
元微之
(白)你不信,待我取出来,这不是么?
白乐天
(白)微之,好端端拿出一封书信作甚?
元微之
(白)此乃刘梦得写与你的书信,还敢抵赖么?
白乐天
(白)呀,这竟奇了!
元微之
(白)咳!
(江头金桂牌)休得要乔装行径,我跟前不耐听,
白乐天
这书有个原故吓!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
长安当年定誓盟,得谐双姓,看秋月,坐春风。
白乐天
(白)
微之取书来,待下官再看看。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
我与你佩玉曳绣,凤池同登。
白乐天
(白)
微之,今日相见,合当欢喜。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
只合契求相应,共享安宁,你枕畔为何寻他梦?
白乐天
(白)微之太多心了,下官哪有此事。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你言清浊行,
白乐天
(白)并无浊行。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亏心短行。
白乐天
(白)有甚短行?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你还要语惺惺,这题诗绝句,是谁寄?
白乐天
(白)阿呀,好奇怪,书怎么到得微之处?
元微之
(江头金桂牌)云间逐飞却怎生?
(元微之掷书。)
白乐天
(白)微之呀,非是我亏心短行,你一向贤德称。
元微之
(白)我今日权且不贤德一遭罢。
白乐天
(白)呀,这也是儿女之态吓。
(江头金桂牌)一自与卿卿分手,良朋胥庆,遇梦——
元微之
(白)梦什么?
白乐天
(江头金桂牌)遇梦得,才思清俊。
元微之
(白)我不晓得怎么蒙得唬得。
白乐天
(白)微之哇,不是蒙骗之蒙,乃是魂梦之梦。那梦得,微之你原是认得的呀。
元微之
(白)遇见梦得,后来怎样?
白乐天
(白)微之呀!
(白乐天拉元微之。)
元微之
(白)不知羞。
(元微之推白乐天。)
白乐天
(白)待我说与微之听:我同梦得乃广陵相遇,见他风光寂寞,官职蹉跎,细问其情,顿生怜悯。下官……下官实无意于他同游,当不过那李公垂(跺脚做踩死状)再三撺掇。
元微之
(白)那李二十作得主?
白乐天
(白)李二十作得主,下官也是没奈何。
(江头金桂牌)因此上未闻尊命,同游欢兴,
元微之
(白)可又来,你何不先着人报我知道,然后同游,而乃率意竟行,这等大胆可恶。
白乐天
(白)微之,下官这件事,原有些欠通,那里本要差人来报,怎奈一时情牵,只得不告而游。
元微之
(白)哼,好个不告而游!
白乐天
(白)若是微之见他,未免也要见怜,
元微之
(白)我倒不晓得怎么见怜。
(元微之坐。)
白乐天
(白)我偏要见怜。
(白乐天推元微之,元微之坐。)
元微之
(白)掷果之生,你好不知耻也!
白乐天
(白)耻呀,微之,我与梦得原无云雨之盟。
元微之
(白)住了,既无云雨之盟,缘何相逐双飞?
白乐天
(白)不是这等情分哪!
(江头金桂牌)半月腾腾广陵,他甚好游兴,何楼何塔不同登。
元微之
(白)栖灵寺步步相携,福先寺朝觞夕咏,六根清净之地,你总去缠他怎的?
白乐天
(白)微之,我就差人去叫他来,替我辩白便了,
元微之
(白)不劳!
白乐天
(白)天地日月,以鉴我心,即刻差人去吓。哪个在?
元微之
(白)呀,我岂能容得他人同游。
白乐天
(白)微之哟!
(江头金桂牌)望海涵仁宥,毕吾狂兴,
元微之
(白)你本是狂生,如今的兴,就太狂了些!
白乐天
(江头金桂牌)微之你若是肯相容,是免得甚伤情。
元微之
(白)不许!
白乐天
(白)若微之执意不许,我就要——
元微之
(白)要怎样?
白乐天
(白)我就跪。
元微之
(白)堂堂府尹,做此丑态,被家人们看见,可不羞耻!
白乐天
(白)家人们看见,我跪的是微之,何妨?
元微之
(白)起来。
白乐天
(白)微之见允,方敢起来。
元微之
(白)起来再说。
白乐天
(白)如此多谢微之见允。
元微之
(白)断然允不得,你休做此想。
白乐天
(白)就不许同游,也罢,不要气坏了身子,只是书缘何在微之处?
元微之
(白)啐!
(朝元歌)
滥情薄情,那管人离恨?花心水心,有甚相思闷?几度春来,几番欢饮,怎生怜我多病。独掩柴门,残丛识我别后容。遥泪草陈根,落花收埋尘。从来是暗魂相梦。到得头来,有谁珍重,为谁珍重?
白乐天
(前腔)
竹簟翠筠,却是谁相问?縠衫纱袴,犹恐热杀君。心有连环,肠结绳印,把君诗卷坐天明。露冷霜凝,衾儿枕儿谁共温。墙花雨润,唯我知君此夜心。
(白)微之呀。
(念)山岳移可尽,江海塞可绝。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白)微之呀,
梦得虽携手,绝无云雨情。你是个慈悲方寸,望恕却一时狂性、一时狂性。
元微之
(白)路上辛苦,我要去安歇了,有话明日再说罢。
白乐天
(白)微之莫辞劳倦,下官还要与微之接风。
元微之
(白)
接风做什么?
白乐天
(念)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白)愿为一醉哇。
元微之
(念)半酣得自恣,酩酊归太和。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
(白)府君可是为此劝醉么?
白乐天
(白)微之怎么这等相称,还是呼郎便了。
元微之
(白)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白乐天
(白)微之既来,怎么劝我独醉?为欢难久,微之,来呀。
(白乐天拉元微之)
元微之
(白)白郎。
白乐天
(白)卿卿!
元微之
(念)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
白乐天
(念)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元微之
(白)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元微之推白乐天跌,元微之下。文鹤上)
文鹤
(白)好跌哉,此一跌是,美哉,非凡之跌,乃天下第一跌也!
白乐天
(白)狗才,老爷下阶错步了。
文鹤
(白)不是错步,只怕是元相公吃——
白乐天
(白)吃怎么?
文鹤
(白)吃醋。
白乐天
(白)狗才!
文鹤
(白)老爷。元相公将门关闭了,不肯开,老爷去到书房里,去办要事罢。
白乐天
(白)这狗才,真真可恶!去给老爷搬梯子。
(白乐天下。)
文鹤
(念)隔墙花影动,老爷翻过来。
(文鹤下。)
END

评论(3)

热度(40)

  1. 解尽秋凉树上呆猫 转载了此文字
    隔墙花影动,老爷翻过来2333不管看多少遍还是笑得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