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昭会】第十二夜

现代校园paro,一个关于话剧、陪练与谈恋爱的短故事。

这么傻白甜的故事当然适合当儿童节礼物啦~毕竟lo主的智商还是个宝宝=口=

顺便文风不小心又变了变……习惯就好

----------------------------------------------------------------------

A

星期四,天气晴,七点半,司马昭准时出现在了湖边吊嗓子,啊不,练台词。

此时距离社团招新也就是他被坑入话剧社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被坑。王元姬一脸平静地说:“期中马上要搞几场演出,我们招你就是看你形象好可以演男主角的。其实你没基础,台词差到家了,我建议你先每天早上到湖边练个一小时,勤能补拙。”司马昭当时真是一脸懵逼,立马摔笔退社的心都有了,定下心一想又不能让别人觉得他是徒有其表没有能力才不敢接受挑战,咬咬牙说剧本给我我练。

于是司马昭就被塞了一卷皱不拉几的《恋爱的犀牛》剧本推出门外,开始了他每天早上残念地早起到湖边吊嗓子,啊不练台词的生活了。

今天也是一样的,他掏出剧本看了两遍熟悉一下,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向太阳,左脚向斜前方45度迈出半步,左臂前伸右手捂胸满怀深情目光炯炯地对着一片空气缓缓念出:“你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噗。”司马昭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丝人类的含有嘲讽意味的轻笑,让他迅速从真情流露宛如样板戏的自我陶醉中自拔出来,开始感到恼怒并且仔细搜寻声源。

其实很容易就找到了,因为对方并没有任何隐藏自己的意思,抱着一本书的少年懒懒地靠着树,清瘦的身体上套着宽大的白衬衣,精致好看的脸上略带嘲讽的轻笑还没有收回,逐渐强烈的阳光让他略长的头发显出一种浅金的颜色,整个人都裹着一层浅淡虚无的金边。

司马昭看得愣住了,第一反应是很好看,还有点面善,刚开始的一点薄怒早不知道被他丢哪儿去了。

少年察觉到他略显无礼的注视又轻笑了一声:“傻大个。”声音很轻,但是足够司马昭找回他的怒火了,长得好看也不能乱骂别人傻吧?“同学,我好像没有邀请你观看我的表演并且随意发表评论吧?”少年收敛了轻蔑的表情,难得地很认真地说道:“你是话剧社的?啧啧,就这种台词水平……浮夸。不知道元姬怎么会收你这种人。”说着还叹息着摇摇头,“以后每天早上还来这,我帮你练。”说完毫不在乎说话对象意见地转身走了。

司马昭原地尔康手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被一肚子反驳的话噎得想撞墙,这人真是自我哈,谁给他的自信我一定会答应啊?不过反正每天都要练,来看看他有什么招数也挺有意思。司马昭看看手里的台词本,干脆收了也不再练,直奔食堂吃饭去了。

【咳咳,阿昭你情不自禁痴汉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你很感兴趣的事实了……】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