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替考的小段子【上】

校园paro,但是跟我之前写的那个又不太一样……
主昭会,但是仔细看看是带了一点荀郭并且隐繇攸的【大概只存在于我的设定里……】
感觉嘉嘉太抢镜了233不过放心我不会倒向某种邪教的!
顺便不要吐槽我一个小段子还要分上中下→_→

==========================

“请各位考生保持安静,下面宣读考场纪律——”

讲台上的监考看起来年轻得很,修长的手指做样子似的扣了扣桌面,嘴角还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一、请把随身携带的复习资料、手机、电脑等放在教室前面,关闭手机……”

钟会端坐在教室前部的最后一排,靠左——传说中最不引人注意的位置之一,脊背绷得笔直,手肘撑着头,状似不经意地遮着脸,从指缝里看着那个仿佛不太走心的监考:衬衫上面两颗扣子没有扣,左耳上的宝蓝色耳钉反射着教室的灯光,晃得他眼花。

“……四、考试过程中发现交头接耳等行为的,监考人员可以强制其按……哦,强制其交卷或按零分处理……”

唔……这么不认真的话,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钟会遮着眼睛的手放了下来,下意识地玩起了耳边的卷发。

“……考试中发现有代替他人考试的,按作弊论处,替考人和被替考人都不再颁发学位证书,”
一直半眯着眼睛例行公事的监考突然抬起了头,眼神有一瞬间的锐利,
“我说各位,这只是一个很水的政治课考试而已,还是开卷的……犯不着作弊啊替考什么的,是不是?”
他嘴角的笑意加重了一些。
“那么祝各位考生,考试顺利~”

钟会的后背又下意识地绷直了,总觉得刚刚那个监考好像挺有深意地看了自己,但是想确认一下的时候他已经又恢复了松松垮垮的样子发起了卷子,钟会只好把那一丝慌乱驱逐出脑海,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卷子上。

秀挺有力的字迹很快铺满了一张半答题纸,旁边的书安静地成了摆设。进入状态的钟会心情愉悦,半个小时,只剩一道大题——不知道能不能提前这么久交卷?

桌面上突然响起了略熟悉的敲击声,钟会有些僵硬地抬头,顺着那只过分白皙的手看上去,果然是笑得不怀好意的监考。那只手拎起了他放在桌子上的学生证,深深地看一眼上面的照片,又深深地看一眼他的脸,突然凑近了用近乎气声的嗓音缓慢地问道:“司马昭……嗯?”

监考呼出的热气都喷在钟会脸上,几乎要顺理成章地激起一片红晕,他强迫自己直视着监考的眼睛:“……是。”

“啧啧,冥顽不灵啊……”监考恢复了两人间原本的距离,连气声都不用了,直接做口型,“替考?”薄唇弯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不会找个……跟自己像一点的吗?”

钟会窘得说不出话。
该死的司马昭!说好的政治课考试监考松呢!说好的查学生证看不出来身高呢【雾】简直是智商喂狗才信他!

正在两人僵持【钟会单方面认为】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开了,教导主任荀彧走了进来。

钟会不着痕迹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实际上却几乎完全失去了镇定。若是在平时,他是很乐意见到这位仪容雅致、气度高华还很好闻的长辈的,但是这回要是被他抓到……他毫不怀疑以这位令君察人的本领,他绝不会因为替考被父亲收拾一顿就完事了。

身旁的阴影突然消失了,钟会诧异地从指缝看着监考大步走上讲台,还不着痕迹地挡住了自己这一边:“文若,来啦?”
荀彧微微一笑:“嗯,我转一圈就走,还有好几个教室。”
“不用了吧,今天我这边这些小朋友都,很,乖,呢~”
监考说着还歪了歪头,似乎有卖萌的嫌疑,而一向君子端方的荀彧好像真的被他逗到了,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哦?也好,郭奉孝重出江湖,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说罢真的直接转身出门了。

危机这就……消除了?钟会惊得眼睛都睁大了,不敢相信命运对他如此仁慈。然而直到考试结束都很平静,监考也没有再针对他,只是最后收卷子的时候对他眨了一眨眼,用口型说了句——“后会有期”。

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郭奉孝这名字有些耳熟。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