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替考小段子【下】

估计你们都忘了这东西了……
因为我自己也忘了好几次( •̩̩̩̩_•̩̩̩̩ )
脑洞终于平坑啦【坑了一个月我也是没有脸讲了】
希望没让各位失望(,,•́ . •̀,,)
大外甥和郭嘉嘉友情出镜~

==============================

第二天早上荀勖一睁眼睛,室友全都不见,窗帘拉着,颇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意味。
是躺在自己床上的,还好。确认了这点的荀勖心满意足地回想昨晚上的经历。

昨儿下午他就兴致勃勃拉着贾充到了这个看好戏的酒店,趁着时间充裕挑挑捡捡选了一个视线不错的角落,还拜托服务生拉了个帘子以防被发现。
等好戏的二位主角到了之后,荀勖整个人就像长到了帘子边上——

司马昭拉着钟会上来了,他扒着帘子翘首以盼;
司马昭从桌子底下摸出玫瑰,他深觉套路,啧啧称嫌;
钟会一边脸红一边把香槟喷了司马昭一脸,他拍着大腿,无声狂笑;
司马昭跟钟会亲一起了,他默念一句卧槽,差点把帘子拽下来。

缓和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仪容,假装刚才那个八卦人士不是自己,荀勖优雅回头:“公闾,这儿的菜怎么样?”
贾充一脸淡定,有一搭没一搭地挟了几筷子菜,敷衍地答道:“不错。”一双眼睛却始终溜在他身上,显然也是一副刚刚看完好戏的样子——不过看的应该主要是他。
荀勖老脸一红。

看好戏和被看好戏的双重刺激作用之下,荀勖同学内心剧烈波动,为了平复这种波动,他喝了不少酒,喝着喝着就没有印象了……

自己酒量不行,酒品也不好,这五层楼还不知道是怎么爬上来的……想想最大可能性那张总是笑得意味深长的阴沉脸,越想越后怕,头都好像越来越疼了……

于是他干脆抄起手机,打算一如既往地让从不缺勤的钟会帮他签个到。

“喂,荀勖?”电话那边的声音好听是好听,可是透露着一股子性冷淡的高冷味道。
有求于人的荀勖唯唯诺诺:“是是,阿会,是我。”
“你要做什么?不会又让我帮你点到吧。”啧……连疑问句都省了,然而并无法反驳。
“……是,你在学校吧?”
“那当然……”那边的背景突然嘈杂起来,隐约有人问“房间需要打扫吗”和男声的礼貌道谢——显然并不是他哑了火的小舅舅。
荀勖心里快速编排了一出香艳剧情,吃瘪的低落一扫而空,也不让钟会尴尬得太久,告别的尾音都带上了轻快的调子:“那就拜托你啦,阿会,再见咯~”

大概是钟会办事一向太让人放心,以至于下周同一时间,荀勖被这门选修课的左慈教授专门留下来谈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满是猝不及防。

镇静了一下崩溃的内心,荀勖一边打太极一边套话,意外话多的左慈教授透露出了找他是想探讨一下上节课的小论文。
“你很有想法啊,年轻人。”左慈一张老脸绽开了深沉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猥琐了。
等等,钟士季,这种应付凑字数权当点到的小论文你给我写了什么上去!
看着对面老头闪烁着迷之光芒的双眼,荀勖心里半是认命半是悲哀,多半是写了这家伙最感兴趣的房中术……
感觉即将被掏空。

钟会,你算计我!
【大外甥,也不知道是谁先算计谁呀?】

看着荀勖被左慈拎走,钟会心里充满了扳回一城的愉悦,顺手拍醒了旁边睡得陶醉的司马昭,一起去食堂吃饭。

郭嘉端着盘子哼着小曲准备去找他家文若若的时候,余光扫到了等司马昭打饭回来的钟会。啊♪考场上曾经调戏过的可爱的小朋友~
端着盘子过去坐在钟会对面,装作看不懂他想说对面有人又不太敢的复杂神色,郭嘉笑得非常阳光灿烂人畜无害:“啊,又见面了~司马昭同学……对吧?”
看着钟会的脸腾地红了,人面兽心的郭老师笑意更深了,正待深入调戏一番,打饭回来的司马昭老远看到了他:“郭叔~”
郭老师立刻端正了坐姿,不情不愿地摆出了长辈的姿态:“哎,是阿昭啊。”
看不出暗流涌动的司马昭继续发言:“郭叔今天怎么有兴致吃食堂啊……诶,荀叔呢?”
郭嘉一拍脑袋,忘了文若还等着他呢(不过也许已经吃完了)……
然而郭老师临走之前不忘加深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他端着盘子拗出一个自认为十分英俊潇洒的pose,目光在两个人带对戒的手上逡巡,最后定格在司马昭露出一丝危机感的脸上:“阿昭,男朋友选的不错嘛……很靠谱哟~”看他似要开口,郭嘉又道:
“嘘——我不会说出去的,年轻嘛,及时行乐!哈哈哈哈……”
这句话说完,人生导师郭老师毫不留恋地转头奔向他家令君了,留下被他闹了个大红脸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司马昭先开口,一脸紧张:“那个……郭叔,你别看他一张脸年轻,比我爸岁数都大……他看着老不正经,其实人挺好的……会会你别不开心啊……”
钟会低着头,给他搛了两筷子菜:“就你话多……快吃饭!”另一只手却默默在桌子底下握上了他的。
司马昭怔怔看了一会儿钟会泛红的耳朵尖,忍不住笑得开心:“好,吃饭!”

是啊,时光还长,为什么不及时行乐?

【嘿嘿嘿,下个脑洞有缘再见啦~】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