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在人间。


理论上是恩爱日常十五题的8。
据说被吵得半醒不醒的人会像小朋友一样,做想做但清醒时候不会做的事情。
◔"L__◔
==============================

司马昭在一片黑暗里突然睁开了眼睛。连日紧张繁重的工作摧残了他的神经,门外毫不遮掩的脚步声侵袭着他的耳朵。

应该不是什么梁上君子。

卧室的门被一下子打开了,司马昭条件反射似的从床上弹坐起来看向门口:是钟会站在那里。

悬着的心瞬间放松了,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他跟平时有很大不同。

钟会抱着枕头站在门口,眼睛垂着,纱质窗帘遮不住的月色映照其中,泛着水光。

司马昭下意识翻身下床,揽着他走进来,低声问他怎么了。

“房间里有蚊子……”钟会竟然一反常态地扁扁嘴,声音糯糯的还带着点哭腔,把枕头一丢抱住了司马昭,“要跟阿昭一起睡。”
被小孩子一样的钟会突然抱住,司马昭有一瞬间的手足无措,他有些僵硬地回抱住钟会,一只手抚着他睡得有些乱的头发——软软的,头发这么软的人心怎么会硬呢……

司马昭这样想着,无声地笑了,他放柔了嗓音在钟会耳朵边讲:“睡吧睡吧,我给你赶蚊子。”钟会被他呼的热气弄得有点痒,抬手蹭了蹭,难得听话地躺到床上闭起眼睛。

夜风从纱窗吹进来,扬起薄薄的窗帘,司马昭顺着透光的缝隙看出去,月光白亮。他睡不着了,干脆搬把椅子坐在床边,一边给钟会扇扇子赶蚊子,一边撑着下巴看着他,出神。

他想起大学的一个七夕,他们俩后半夜偷偷摸到草坪,喝酒,亲吻,看星星。当时也是很多蚊子,一盏仅剩的路灯氤氲着暖光,知了的叫声翻成此起彼伏的浪。

其实那是个多云的天气,根本看不到星星,那又怎么样呢?少年人啊,眼睛里有光,头脑里有梦,肩上靠着爱人,十指紧扣,就好像有了全世界。

后来呢?毕业了,工作了,残酷的社会推挤着他们两个人,却还在二者之间留了一道与日俱增的障壁。虽然一路磕磕绊绊还不致危机,年少的激情总会在沉默中消磨,每每想到这一点,他总不愿面对,宁愿去做更多的工作,以免窒息。

多久没像今天这样亲近了呢?……司马昭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温柔地试图抚平钟会不晓得梦见什么皱起来的眉头。

“士季……今夜月色真美……以后夜夜同我一起睡好不好?……”

他喃喃地念着,尽管知道钟会已经睡着了,听不见他。

他定好了七点钟的闹铃放在床头,轻手轻脚躺在钟会的旁边。

闭上眼睛,想要笑一笑,嘴角却重得提不起来。

朝阳升起的时候,就又是新的一天了。















七点钟,司马昭准时醒来了,唤醒他的却不是他的闹钟,而是爱人温柔的唇。

他睁开眼,看见钟会笑着对他说:“早安,阿昭,我的被子已经搬过来啦~”

==============================

跑题,跟蚊子和驱蚊产品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这不是我想要的贺文,sad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