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元白]【知乎体】生离和死别哪一个更痛苦?

先是生离,终至死别,岂非两种痛苦都占尽?

久祎:

生离和死别哪一个更痛苦?


3评论  分享


78个回答


 


 


香山居士,知我者以为诗仙,不知我者,以为诗魔。


3897个赞同


曾经我也认为生离最痛苦。平生故人,去我万里;进不得相和,退不能相忘,是何等煎熬之事。但世事难免难料,人不过为沧海一粟,当年我和微之就分别过数次,最痛苦的便是他被贬通州时。


我初到浔阳,熊孺登便给我带来他病重的消息,还有他的一首诗。那首诗想必你们都读过,我就不再提了……也不敢再重提。不止是这些,他还把他的文章都整理来给我,言下竟有托付遗稿之意。当时我脑中几乎空白一片,从未有过地惧怕死亡。


之后我不断地给他写信,然而整整两年,音书断绝,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人世。那时我常常会忍不住去想,他为什么还不给我回信呢?哪怕只有一句话,也胜过我这两年的坐立不安——除非,他已经不在了。


可我依旧没有放弃给他写信。我和他诉说思念之情,和他探讨文学,和他描绘江州的湓鱼和美酒……我还是满怀着希望去期待他的回信。


因为我没有得到过任何他不在的消息。只要死亡没有来临,我们就永远有重逢的那天。


自从那次离别之后,生离之痛对于我而言便轻了许多,我也总会相信,每次的分离都将会有相聚之时。所以,最后一次离别时他对我说的那句“恋君不去君须会,知得后回相见无”,我并未放在心上。


可谁知这竟然会一语成谶!


以至于对这最终成了死别的生离,我竟一无所察,直到我最后接到讣告时,才顿觉,从今往后,千秋万代,我们竟都无法再相见了


我这才体会到,死亡带来的撕皮裂肉之痛;我这才知道了,真正的失去是什么样的


那不仅是肉体上的剥骨抽筋,更是灵魂的永世决别。是再也不能相见,再也不能携手,再也不能唱和,再也不能深雪对座,诗书论酒,再也不能折一条柳枝话别,说我们还会再见。我尽可以给他写许多许多的诗,而他却永远都不能再读到了。真正的,永无希望


我这么多年浪迹红尘,诗酒年华,以笑对物,对人,对他。然而就在失去他的这一刻……你知道吗,这六十余年的岁月,骤然都回到了我的身上。


我不过也是一老迈衰颓之人而已。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评论(1)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