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为施情眼添不住,漩入美人河。

光棍节的应景小段子

光棍节前一周,圣火邀请昆仑山黄金单身汉联盟的另外两位vip白虹和飞燕一起轰趴,两人都爽快答应了。
结果就在约定时间前半个小时,飞燕突然给他打电话,还貌似偷偷摸摸支支吾吾的。圣火这边买了酒排队结账,周围挺吵的就问了两句“你说啥?”……结果对面就挂了。
莫名其妙。
圣火俩手都占着,用脑袋跟肩膀艰难地夹着手机,一脸懵逼。
好在轰趴还是正常进行,并且飞燕还像以前那样早到了,只不过直到白虹也来了圣火开始开酒了,他坐沙发上还是一副如坐针毡坐立难安的样。
“你长痔疮了啊?没事明儿哥给你管痔疮膏~”圣火给他满了一杯,给白虹倒了一杯,又给自己满上,“都给我干了啊~今儿老规矩,不醉不归!”
结果酒过三巡刚带点微醺意思,圣火家门铃突然响了。他扒开猫眼一看,立马清醒了三分。——竟然是灵蛇!圣火自我反思了三秒钟确定自己至少有半个月没惹他了,并不知道这位大佬干嘛来的。
结果还没等他开口问,飞燕腾地从沙发上弹起来了:“是尊上吧他来找我的我先走了再见还有明年单身趴也不用找我了打扰了!”
圣火做了个stop的手势拦住了飞燕往门外发射的趋势:“停,停一下。”他发现自己脑袋其实并没有因为惊吓而清醒,“你走啥啊大光棍节的,你脱单了?”
飞燕:欲言又止.jpg
圣火:“哦好了你不用说了。那你跟谁脱单了?”
飞燕:止言又欲.jpg
圣火:“哦好了你不用说了就门外那个是吧你们这对狗男男快滚吧。”
于是飞燕被圣火白虹联手开门扔出去了,一起扔出去的还有刚喝完的三个酒瓶子。
圣火关上门之后觉得更丧了,又一个单身联盟成员抛弃了他的组织,可悲,可叹!于是圣火又痛饮了那么34567瓶酒,与白虹执手相看泪眼。
圣火:“兄弟,要不咱俩凑合凑合算了。”
白虹的脸似乎有点可疑地发红。
圣火:“算了你别说了,人单身久了真是看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
白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
结果第二天圣火光荣地没爬起来,并且后续几天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飞燕看他的眼神相当意味深长,仿佛在说怪不得你常备痔疮膏。
圣火用眼神控诉着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毕竟他觉得自己仍然是一只清香的单身狗。
……只不过又被另一只酒后无德的狗日了而已。

评论(5)

热度(50)